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被押解回国 涉350亿意隆财富爆雷

发布日期:2019-06-30 07:31   来源:未知   阅读:

  一个年轻的富二代,从父辈手中接过集团业务,一度在资本市场如鱼得水,却一朝坍塌。

  就在日前,公安机关发布警情通报,称阜兴集团董事长朱某某失联后,公安机关高度重视,经调查发现该朱有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的犯罪嫌疑。

  上海警方在境外执法部分大力协助下,朱某某8月29日被押解回国。公安机关将查清朱某某涉嫌证券犯罪的同时,依法全面侦办其涉嫌的其他经济犯罪案件。

  上海警方称,证监部门已牵头成立跨部门、跨省市的阜兴集团私募风险处理协调机制,在公安机关依法立案查处阜兴集团违法犯罪案件的同时,对阜兴集团下属私募基金开展清产核资和投资人登记等工作作出部署。

  警方通报的朱某某就是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是阜宁稀土创始人朱冠城的儿子。朱一栋2008年开始逐渐开始接替父亲的职位。

  在朱一栋的运作下,阜宁稀土由一家稀土行业合伙人公司,逐渐变成涉及多行业的家族企业。

  官网介绍,如今的阜兴集团是一家集商业地产、资产管理、金融、稀有金属、健康医疗、贸易和文化传媒等产业于一体的大型民营集团,下属分(子)公司近100家,员工3800人。

  业务范围以北京、上海、深圳、南京、宁波、杭州、青岛、长春为核心,辐射华北、华东、华南、东北、深港区域。2017年集团资产管理总额超过350亿元,贸易总额突破300亿元。

  不过,朱一栋对父亲留下的稀土产业并不感兴趣,而是更喜欢资本运作,也是资本运作让朱一栋将阜兴集团带入到今天的被动局面。

  2016年3月,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与大连电瓷原实际控制人刘某雪达成初步收购意向并支付定金,拟收购大连电瓷控股权。

  此后,朱一栋与阜兴集团并购重组事业部总经理郑卫星提及其担心刘某雪接触其他买家,致使收购无法顺利进行。

  郑卫星建议朱一栋先在二级市场买入,并称其认识做市值管理的操盘手,可以安排专业人士操盘。随后,朱一栋指示郑卫星开始在二级市场买入“大连电瓷”。

  2016年6月,经郑卫星引荐,朱一栋开始与李卫卫合作,希望李卫卫帮忙在二级市场拿到更多的筹码,并配合其做大上市公司市值。

  郑卫星负责与李卫卫对接配资合作事宜,双方签订理财协议。合作模式是阜兴集团向李卫卫提供配资保证金,李卫卫负责从场外配资并操作账户交易“大连电瓷”。

  前期阜兴集团证券投资部负责操作的配资账户也一并交给李卫卫操作。阜兴集团给予郑卫星在财务中心一定的额度授权,由郑卫星直接给集团财务中心副总监朱某伟下达汇款指令。

  2016年7月开始,朱某伟通过“王某生”等个人银行账户向李卫卫及其配资方支付配资保证金。公司证券投资部宋骏捷等人负责配资账户的监控和对账。

  双方合作之初,李卫卫在北京宝袋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办公地址北京安联大厦2112室组织员工利用配资账户下单交易“大连电瓷”。

  在此过程中,李卫卫私自提高配资杠杆比例,使用阜兴集团的保证金和配资资金交易其他股票,并修改账户密码。

  因此,2016年10月之后,郑卫星将李卫卫等人安排到上海富建酒店交易,阜兴集团安排宋骏捷监督郑卫星和李卫卫等人在富建酒店的交易。

  郑卫星等人长期在富建酒店办公会客,对接李卫卫的配资业务,经常在外向各配资中介租借账户供李卫卫操盘使用,多数情况下都是以郑卫星助理吴某名义和对方签订配资协议。

  因李卫卫到上海操盘之后仍然私自提高配资杠杆交易其他股票,导致2016年10月底至11月初“大连电瓷”的盘面表现不稳,股价在多个交易日因资方强行平仓大幅下挫,阜兴集团利用自身管理的资管产品户在二级市场买入“大连电瓷”护盘。

  2016年12月至2017年4月期间,李卫卫仍然通过高杠杆配资私自交易其他股票,2017年2月底,因相关股票连续跌停,致使李卫卫配资账户全面爆仓。

  配资方将相关账户中持有的“大连电瓷”强行平仓,“大连电瓷”在2月28日和3月1日两个交易日连续跌停。大连电瓷于3月2日紧急停牌,并公告宣布实施重大资产重组。

  阜兴集团在同李卫卫的配资业务合作过程中,朱一栋对郑卫星资金划拨有额度授权,郑卫星在授权额度内可以将保证金划转到李卫卫指定的配资方银行账户,这些收款银行账户大多由李卫卫和配资方联系后提供给郑卫星。

  不完全统计,2016年7月至2017年3月,阜兴集团控制个人银行账户共计向李卫卫控制银行账户支付保证金约7.46亿,向其他李卫卫合作配资方的银行账户支付保证金约9.21亿元。

  而为方便李卫卫到阜兴集团就交易“大连电瓷”进行商谈、对账,开展交易等事项,2016年10月31至11月21日,阜兴集团安排李卫卫在上海四季酒店常住,费用由阜兴集团支付。

  2016年11月,阜兴集团采购40台联想X1型号笔记本电脑、120套无线台无线路由器,供李卫卫等人使用,并将交易地点设在富建酒店8888总统套房,李卫卫的随从、保镖、交易员的餐饮和住宿费用均以李卫卫的名义挂账阜兴集团。

  郑卫星、李卫卫在富建酒店接待配资方等相关费用均被酒店以阜兴集团郑卫星或阜兴集团李卫卫的名义挂账处理。

  综上所述,阜兴集团、李卫卫在交易大连电瓷过程中多次利用资金优势,拉抬股价,在自己控制的账户之间交易,虚假申报,以及利用信息优势操纵股价。

  2017年12月6日,上市公司复牌后,账户组陆续卖出涉案股票,截至2018年3月28日,合计亏损5.51亿元。

  证监会认为,朱一栋是阜兴集团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全面负责阜兴集团工作,是涉案操纵行为的组织、决策者,本案调查过程中具有配合调查情节。李卫卫是本案操纵行为主要实施者,且拒不配合调查,违法情节特别严重。

  决定对朱一栋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李卫卫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阜兴集团主要关联着上海西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意隆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郁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3家具备私募基金牌照的公司。

  而“大连电瓷”的交易无疑给朱一栋的金融帝国产生了影响,今年上半年,规模高达350亿的上海意隆财富暴雷轰动一时。

  6月29日,意隆财富发布公告,称在阜兴集团实际控制人朱一栋失联后,现意隆财富将联合客户代表成立意隆财富维权工作小组,对阜兴集团及其相关方提起法律诉讼。

  “接下来将会同律师事务所一起,集中进行项目及阜兴集团资产盘点,第一时间最大程度保护所有投资者的权益。”

  今年7月27日,上海意隆财富发布公告,称因实际控制人失联,公司经营中断,目前正在采取相关措施保护投资人权益。

  “由于诸多条件限制,相关工作还存在很多困难,与投资者预期也有较大差距,我们会继续努力履行管理人职责。”

  意隆财富称,希望各位投资人继续配合工作,理性有序维权,共同面对困难做好后续工作。“我们目前正在寻找新的办公场地。”

  据华夏时报披露,上海意隆财富就是阜兴集团旗下资产,在意隆财富持股90%的赵梁身兼阜兴集团行政采购部经理一职。

  郁泰投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朱成帅,在阜兴集团担任总裁助理。西尚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季聪,在阜兴集团担任总裁助理。

  朱一栋失联期间多次更新微博,其中,转发一个马云英文演讲的短视频:25岁的你,不要害怕犯错,每一个错误都是你的一次收入,并称跟着心去感受。

  在曾经风光无限的那几年,朱一栋在资本市场非常活跃,不光是涉及“大连电瓷”案,还入股华闻传媒,投资阳光保险、奇虎360,并通过股权质押融资,套现后继续加大投资。

  最近暴雷的草根投资与阜兴集团也有关系。2016年9月14日,阜兴集团将其持有的中阜投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的全部股份出售给草根金融。

  2016年6月,草根投资宣布获政府产业基金广州基金旗下股权投资基金10亿元B轮融资;2017年2月21日,获上市公司华闻传媒领投的C轮融资。

  草根投资B轮、C轮融资方,也与朱一栋有关联,朱一栋的父亲及父亲的侄女均参与其中。

  一只擅长资本运作的朱一栋在被抓之前的5月底曾做了一件事情,将公司名称由原“上海阜兴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变更为“上海阜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公司称,根据阜兴集团愿景、使命和战略目标,集团将充分利用自身的资源和能力,积极响应国家产业政策,增加对实体产业的投入。

  “在‘大健康、大物流、大消费’三大战略目标领域深耕。同时,集团将加大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科技创新产业投资,拓展和延伸相关产业链价值。”

  这或许是在资本市场吃了亏的朱一栋意识到了什么,又将父辈的实业提出,只是一切有些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