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位加入党组织的井陉矿工李玉(上)

发布日期:2019-08-20 11:11   来源:未知   阅读:

  李玉,1908年生于原籍井陉县东关村,1930年迁居井陉矿区东岗头村。1926年冬,李玉加入中国,是第一位加入党组织的井陉矿工。1927年秋,井陉矿区的第一个党支部——中共井陉矿支部委员会建立,李玉任主要负责人。1940年8月21日,在正太破袭战,攻打井陉煤矿新井的战斗中,李玉英勇牺牲。

  李玉一家兄弟三人,他排行老二。父亲和哥哥都是煤矿工人。贫困的生活处境,勤劳质朴的家庭熏陶,使他从小就很懂事。李玉8岁入井陉城内小学读书。1922年小学毕业后,先在井陉矿宝货商店当学徒,一年后到协和煤矿当机器匠,1925年转到井陉煤矿发电厂当电工(当时称电工为电灯匠)。李玉在发电厂结识了维修工黄义仁。

  编者附记:黄义仁原在铁路部门工作。1923年,黄义仁参加了京汉铁路工人的“二七”大罢工。罢工遭到后,黄义仁辗转来到井陉矿区,在井陉煤矿自办的小发电厂当维修工。

  李玉与黄义仁意趣相合,黄义仁时常把“二七”大罢工中的一些事情讲给李玉听。透过这些故事,李玉在朦胧中接受到一些进步思想的影响。

  1926年,员赵玉祥受顺直省委派遣,来井陉矿区开辟党的工作。他深入到矿工中间讲革命道理,灌输革命思想,传播马克思主义。李玉从他那里接受了党的教育。中国的政治主张激励着李玉坚定地走上了革命道路。1926年冬,李玉经赵玉祥介绍加入了中国,成为井陉矿区最早的一位党员。

  入党以后,李玉以满腔的热忱,以旺盛的精力投身到党的宣传工作中来,他利用自己当电工,经常接触工人的便利,在言谈话语之中,结合矿区的实际情况,结合自己和家人的实际,讲资本家对矿工的剥削和压迫,分析广大矿工受苦受难的原因,鼓动大家团结起来,与资本家作斗争。

  渐渐地,他的工作间——电灯房成了宣传革命的阵地。不少工人下班后就聚集在电灯房,听李玉等人讲革命道理,其中有些人从此走上革命道路。

  随着党的力量的发展壮大,1927年秋在井陉县委的领导下,井陉矿支部成立。李玉是支部中最主要的负责人。除李玉以外,耿仲德也是支部的主要负责人。

  人物简介:耿仲德,别名牛牛,井陉矿区横西村人,生于1910年,1942年病故。耿仲德十几岁时就在井陉矿铁匠房上班。1927年入党,同年和李玉一起任中共井陉矿支部主要负责人。耿仲德性格开朗,经常深入到工人中间拉家常,说知心话。他团结工友,为工人们办实事,深受矿工们的信赖。

  支部成立不久,李玉等人在县委的帮助下,先后在电灯房、岗头村召开会议研究部署成立工会。经过深入宣传和具体组织,井陉矿红色工会在李玉迁居的东岗头村宣布成立。并选举工人黄义仁为会长,组织起60余人的工人纠察队。

  1927年井陉矿的资本家把军阀混战给煤矿带来的损失转嫁到工人身上。资本家大量裁减工人。到1927年底矿方连续6个月不给工人发放工资。工人们饥寒交迫,卖儿卖女,怨声载道,对资本家愤恨至极。县委决定借机组织工人罢工。县委成员赵玉祥、杨继雄(当时化名李斌)、董希儒多次到矿区同李玉、耿仲德等人具体研究罢工事宜。李玉深入农村、工房了解情况,鼓动矿工同资本家作斗争。

  1928年1月的一天深夜,在岗头村的一个土窑里,杨继雄、董希儒、李玉、耿仲德、黄义仁等人开会拟定了改善矿工生活、发清欠资等9项条件,并决定为不暴露党组织,先由黄义仁出面向矿方提出9项条件,如不答应,再进行罢工。

  随后,黄义仁等工人代表找到当时在井陉煤矿负责管理矿务的矿长容敬源和德国人克里玛。

  这两个人对李玉他们提出的条件不理不睬,在黄义仁的斥责下,容敬源又怕万一工人闹事自己担当不起,便给坐镇天津的局长王镶拍了急电。王镶派亲信刘炳照从天津赶到矿区。

  工人代表限矿方24小时之内作出答复,否则就罢工。24小时过去了,他们依旧对提出的条件不理不睬。党支部立即分派积极分子把守要害部门,当工会宣布罢工开始后,李玉指挥电工拉掉电闸,顿时水泵停水,机器停转,矿工们如潮水一般涌向矿方办公地——西大楼,把矿方的头头们围困在里面。矿方见状,以矿上没有钱为借口,企图欺骗矿工复工。党支部及时揭穿了他们的阴谋。最后,愤怒的工人们把矿方头头们吃的水也给卡断了。在穷途末路,无计可施的情况下,矿方答应了全部9项条件。罢工斗争经三天三夜取得了胜利。这次罢工斗争是我党领导的在井陉矿区举行的第一次工人大罢工。

  罢工斗争的胜利沉重地打击了矿区的当局者们。1928年4月晋奉战争爆发后,奉系和晋系军阀相继占领矿区。矿区当局,尤其是井陉、正丰两矿的资本家贿赂军阀,对参加过罢工的矿工进行了疯狂的报复。红色工会被强行解散。许多党员和工会积极分子被逮捕。矿区的革命活动一时处于低潮,部分同志转移了,李玉留下来坚持地下斗争。

  在红色工会被破坏以后,为控制矿工的活动,于1929年春在井陉矿成立了黄色工会。一些工人被其小恩小惠所迷惑,参加了黄色工会。为了争取这部分工人,李玉等人贴标语、撒传单,揭露黄色工会的真面目。当时,大街小巷之中经常出现“立的是假工会”“不给工人要好处的工会是假工会”“反对一切压迫和剥削”的标语。敌人白天撕,他们晚上贴,同敌人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

  与此同时,李玉还派积极分子打入黄色工会,把黄色工会中坑骗工人的丑事写在布告栏里,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工人们通过亲身体验,其中有不少人都先后退出了黄色工会。为把这些工人组织起来,李玉按照上级指示,于1931年开始,利用矿工间固有的结拜弟兄的旧习俗,在井陉矿的工人中建立了“煤窑会馆”、“同乡会”、“老君会”等公开的群众组织。李玉深入到工人中间,广泛地同工人交朋友,结交弟兄近百人。

  1933年3月,直中特委书记李耕田被捕变节,使中共井陉煤矿特区委员会遭到严重破坏。李玉与上级党组织失去了联系。期间,他在感到从未有过的苦闷的同时,还在一面积极设法寻找上级党组织,一面为党积蓄力量,等待时机。

  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共井陉县委恢复了井陉矿党组织。李玉十分高兴,工作的热情更加高涨。期间,他除负责党支部工作以外,还担负起向边区传递情报的工作。当时,他的家成了边区的同志们来矿区后的首选落脚点。当时,为边区购买的药品等重要物资大都是从李玉家转送到边区的。

  这期间,李玉利用自己当电工的有利条件,巧妙地工作。一次,游击队在横西村外将敌电话线割走,日军急忙派李玉去接线,李玉又将自己带的电话、电线尽数送给等在那里的游击队。然后,在游击队的鸣枪声中跑回矿内向日军“报告情况”。本来,这就是李玉同游击队事先约定好的一次行动。

  1938年3月,我军夜袭井陉煤矿,李玉他们打开井陉矿北门,参加了井陉矿工游击队配合八路军一一五四部队夜袭井陉矿的战斗。这次夜袭,我军取得了胜利。这是我军第一次夜袭井陉煤矿。

  1939年2月,我军再次夜袭井陉煤矿,李玉立下大功。战前,接到县委的指示,李玉兴奋异常,夜不能寐。他认为:这是我军再次夜袭日军侵占下的井陉煤矿了,自己要总结上次的经验教训,发动矿工积极分子都参加行动,争取取得更大的胜利。为此,李玉做了周密的布置。一天晚上,在井陉矿墙外的李玉家里,李玉的母亲在门外放哨,屋里十几个矿工积极分子(其中,包括后来接替李玉,成为中共井陉矿主要负责人的刘万选。)装着喝酒的样子,研究了一整套接应部队的办法。

  第二天上午,李玉的母亲从矿市街买了白布,撕成布条。下午,李玉以修电网为由,用绳子将布条系进围墙,以备晚上战斗中作标记。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正版管家婆马报彩图